服务电话
交通事故鉴定

交通设施标识错误造成损害应否承担赔偿责任

发布人:www.lwbsgs.com    发布时间:2019-06-15 15:48

  【案情】原告重庆森茂轿车运送公司万盛分公司的渝b49936卡车在公安交通办理部门挂号注册为柴油重型厢式卡车。

  该车办理了《重庆市超限运送公司车辆通行证》,其间限高为4.3米。

  2006年11月3日,该车(其时车身高度为4.3米)经过重庆市南岸区南坪中心转盘的立交桥下穿通道(限高标识为4.5米)时,因为该下穿通道最高处为4.4米,最低处仅有3.6米,形成所载货品与下穿通道顶部磕碰,货品丢失72223元。

  原告提起民事诉讼,要求重庆市南岸区市政美化委员会(以下简称区市政委)、重庆市公安局交通办理局南岸区支队和重庆市市政设备办理局三被告补偿。

  【审理】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审理以为,该下穿通道的限高标识与实践高度不符,存在设置、办理上的瑕疵,与原告的丢失存在因果关系,市政委对原告的丢失应当承当90%补偿职责。

  原告超限运送前未依法申报,自行挑选路途通行,对事端的发作也应承当10%的职责。

  遂判定:由市政委补偿原告丢失65000.7 元。

  【分析】一、公共设备致人危害补偿属民事审判受案规模公共设备是指由行政机关或其所建立的公共安排设置或办理的公共运用的设备,包含路途、桥梁、堤防等。

  公共设备致害是指因为公共设备在设置或办理方面上存在瑕疵,形成大众的人身、产业遭到危害。

  在德国、法国、美国等国家,一般把公共设备致人危害归入国家补偿的规模。

  我国也有学者建议把公共设备致害归入国家补偿(行政补偿)规模。

  行政补偿是指国家行政机关及其工作人员违法行使职权,侵略公民、法人或其他安排的合法权益并形成危害,由国家承当补偿职责的准则。

  因为行政补偿着重公事行为的违法性,我国立法机关在《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补偿法>(草案)的阐明》中指出:“关于邮电、医院等国有企业、事业单位,桥梁、路途等国有公共设备,因设置、办理发作的补偿问题,不属违法行使职权的问题,不归入国家补偿的规模。

  受害人能够依照民法通则的规则,向担任办理的企业、事业单位恳求补偿。

  ”可见,公共设备致人危害的,属民事补偿规模,可依民事诉讼程序处理,本案原告提起民事诉讼要求补偿是恰当的。

  二、职责主体的断定断定职责主体是权力人建议权力和法院裁判的先决条件。

  因为交通设备标识误导驾驶员行进形成危害,谁是该标识的设置者,谁就应承当民事职责。

  三被告均否定其不是该限高标识的设置者,回绝承当补偿职责。

  经查,公安交通办理部门担任对交通标志、标线的形状、标准、图画和色彩是否契合国家标准进行监督和办理。

  依据《重庆市市政工程设备办理条例》、建设部《城市桥梁检测和维护修理办理办法》等法规、规章的规则及重庆市市政办理体系内部功能分工,区市政委是该下穿通道的办理者,应由其承当民事职责。

  三、差错相抵准则的适用所谓差错相抵,是指受害人对危害的发作或许扩展也有差错,应当恰当减轻加害人的补偿职责,然后公正合理地分配危害的一种准则。

  经过对差错的比较或原因力的比较,依份额断定两边当事人各自的职责份额,以此减轻加害人的职责。

  依据国务院《城市路途办理条例》第二十八之规则,超限车辆需要在城市路途上行使的,应事前征得市政工程行政主管部门赞同,并依照公安交通办理部门指定的时刻、路途行进。

  本案中,原告的驾驶员自行挑选路途通行,对事端的发作也有必定的差错。

  依据《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一条之规则,应恰当减轻区市政委的补偿职责。

上一篇:机动车被挂靠人承担连带责任的优势有哪些       下一篇:交通事故责任的认定并非民事赔偿责任的划分